欧元区达成欧债危机新方案 欧三大股市全线飘红

  中新社布鲁塞尔10月27日电(记者 沈晨)欧元区领导人经过10小时的“马拉松”式谈判,于27日凌晨就解决欧债危机杀青新方案。受此要素影响,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三大股市全线飘红,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更是创下15个月以来的单日最高涨幅。

  欧盟领导人26日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再次聚首,商榷解决欧债危机的“终极方案”。欧盟27国领导人峰会当晚先就银行本钱重组企图杀青一致,要求银行在2012年6月底前将本钱金比率进步到9%。欧元区17国领导人峰会随后就“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扩容”、“私人投资者承担希腊国债失落比例”两大议题睁开拉锯式论战。

  27日凌晨4时许,欧元区17国领导人终于杀青一致意见,私人投资者承担希腊国债失落比例自愿到达50%、EFSF规模将扩大至1万亿欧元。

  受此“利好”要素影响,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三大股市27日上涨。伦敦股市《金融时报》指数报收于5713.82点,涨幅为2.89%;巴黎股市CAC40指数报收于3368.62点,涨幅为6.28%;法兰克福股市DAX指数报收于6337.84点,涨幅为5.35%。

  欧元兑美元汇率27日上涨2.3%,到达1欧元兑1.4206美元,创下15个月以来的单日最高涨幅。盘中,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到达1.4219,为最近7周以来的最高点。

  尽管市场对新的解决方案反应良好,业内人士却对欧债危机乃至欧洲经济的前景持谨慎态度。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指出:“现在不是趾高气扬的时候,艰苦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德国本月早些时候调低了2012年的GDP增速预期,从原来的1.8%下调为1%。此间媒体剖析认为,经济增速问题将困扰欧盟国度。个别国度为了应答欧债危机采取了“压缩”财政政策,GDP增速受到显著影响。(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thost.com

秦州起义:辛亥革命在甘肃最壮丽的一幕

  辛亥反动在甘肃最绚丽的一幕

  ――秦州作乱

  记者 徐爱龙

  最初作乱

  在波澜壮阔的辛亥反动历史画卷里,甘肃占据不凡而重要的一页。发生于1912年3月11日的秦州作乱,是辛亥反动在甘肃最绚丽的一幕,也是辛亥反动的最初一次作乱。在它以后
,中国全面实现了共和。

  时隔百年,光阴似苒,秦州作乱的历史遗迹已难以寻觅。翻阅档案,查找文献,在只言片语的记载中,在历史研究者的评说中,我们试图还原那一段悲壮而豪迈的历史……

  风起秦州

  1911年10月10日,武昌作乱暴发,各省纷纷呼应,陕西成为北方地域最先呼应武昌作乱的省份。西安作乱后,清廷陕甘总督长庚为堵截陕西义军,防止反动在甘暴发,组织东征军分三路向陇东、陇南扑来。

  11月,甘肃督练公所军事总参议黄钺受派返回陇南布防。

  黄钺是湖南省宁乡县人。此前,因为受到反动党人黄兴等人的影响,1906年,在上海插手了同盟会,已对反动深怀激情。

  长庚起先让黄钺统带骁锐军十营,兰州道彭英甲对长庚说:“黄是反动党。”长庚无可置疑,但方便收回成命,减黄钺的戎行为六营。

  黄钺表面上是为堵击陕西反动军,实际上却在蓄积力量等待机遇揭竿作乱。到达秦州后,黄钺一壁派人同陕西反动军联系;一壁和本地有反动思想的人士、进步青年、开明士绅和新军中的反动力量,积极为作乱作准备。

  战斗打响

  黄钺分析那时形势,以为只有秦州宣布自力,才能牵制攻陕的甘军,遂于1912年3月11日武断作乱。

  战斗打响后,作乱军分4路很快占领了筹防局、州署衙门、游击衙署和军械火药库,黄钺亲身率兵攻占巩秦阶道道署。

  一个叫王煊的人在他的著作中详尽地记述了那时作乱的全过程:“壬子正月十五前,乘组织秧歌社鼓,遮掩耳日,钺每早率队往来校场校阅,十五后改由中和门进城,经过街市,仍到校场,一连几天。到三月十一日早六时,率队入城,分作三股:一股人游击衙门,杀游击玉润(满人);一股入贡院内,有洋炮一营,存单响毛瑟二百支,来复枪、开花炮及刀矛等军器完全收了;一股人州衙,知州张庭武被虏。钺又提刀单身入道署,约道台向柴作乱,向允赞助,就在道衙成立军政府,并收了新招防营的后镗枪械。黄自任甘肃暂时都督,向为副,刘文厚为招讨使,魏绍武为使署参谋长。立八大处,分办军民各政。”

  秦州作乱顺应了那时全国如火如荼的反动形势,因此
深得民意。3月13日,在本地各界人士的赞助和支撑下,秦州成立了“甘肃暂时军政府”,黄钺被选举为军政府正都督。

  暂时军政府成立后,黄钺立即通电地方及各地,并先后颁布了《甘肃暂时军政府法约》《甘肃暂时军政府行事章程》和《实行政策》。翻开黄钺亲身编写的《陇右收复记》一书,可以看到这些“约法”的具体内容,“约法”规定军政府“以维持救济人为宗旨”,兴农工,办教育,根除清朝陋习,保护
地方治安,这无疑赢得了民意,秦州老百姓拍手称快。

  作乱失败

  就在秦州作乱8天以后
,即3月19日,兰州赵惟熙见再衰三竭,投机反动,也在兰州宣布自力,成立了一个“甘肃军政府”,并于所谓作乱的当日,用快电电告北京袁世凯。

  有文章以为,那时秦州不电报局,发电报要到千里之外的西安;且交通方便,须得步行。再者黄钺作乱后首先只向孙中山、黄兴等通电。因此
,袁世凯收到赵惟熙的电报时,黄钺所发电报还未到达。以是袁世凯任命赵惟熙为甘肃都督,并根据赵惟熙一壁之词,责备黄钺辅导的秦州作乱为非法,迫令黄钺取消甘肃暂时军政府。

  赵惟熙电告中说:“甘肃已否认共和,黄不应自力,应即征讨。”“甘肃早已宣布共和,本署都督奉袁大总统命令,委署甘督,自应谋治理之统一。黄钺在秦自力,软禁
官吏,戕杀武员,实属违犯共和,应调驻秦州戎行以资镇摄。”

  黄钺几回发电辩解,秦州自力是代表甘肃省对各省而自力,但不言对清廷自力,因他早知已共和了。又质问兰州是真改造,抑未改造?军政不整,财务不睬,交通不讲,实业不修等语。

  两方文件往还,在否认共和的迟早、自力的合理不合理上争辩,相持了三个月之久。黄钺据理力争,但坚持数月以后
,感到希望迷茫,终究
妥协。

  1912年6月7日,甘肃暂时军政府和甘肃军政府正式签订了《和平解决条约》,黄钺宣布取消自力,解散甘肃暂时军政府。至此,秦州作乱后的发展情况和辛亥反动在全国的结局一样,以失败告终。封建官僚和军阀权力从头执掌了甘肃地方政权,甘肃社会又陷入了封建官僚和军阀的黑暗统治。

  历史评说

  “甘肃呼应辛亥反动的作乱最先在秦州暴发并不偶然。”中国辛亥反动研究会理事、法学博士、甘肃中医学院经贸与管理系主任云立新说,处在甘肃最东端的秦州,即昨天的天水地域,离兰州较远,交通方便,省垣对其的控制力较弱,反之那时陕西作乱的风潮却能很快波及。同时它向来被称为甘肃“南入川,东通陕”的流派要道,再加上邻近经济文化较甘肃发达的关中地域,得风气之先,民主反动思想传入较早,青年深受影响,很多人同情和向往反动,从而造就了作乱暴发的人和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那时甘肃本地人士萧润生、董戒、张衍荪在全部
作乱中着力至多。插手秦州作乱的天水人魏绍武、汪剑萍、张锦堂、刘铭玉、王汝翼等爱国志士,在新中国成立后,积极参与社会主义建设。

  省委党史研究室副巡视员李荣珍说,暴发在甘肃大地上的这场作乱绝不是无关紧要,它不仅有力地策应陕西的反动军,极大地破坏了在甘肃的清朝反动权力镇压陕西作乱的图谋,粉碎了封建顽固派贪图拥戴清帝偏安西北、把甘肃作为复辟清王朝基地的阴谋,增进了反动形势的顺遂发展。

  “因为黄钺辅导的秦州作乱和建立的甘肃暂时军政府不明白的反动理论作指点,作乱中未能发动大众
,对封建权力表现了极大的妥协,终于导致了作乱的最初失败。”李荣珍说。

  秦州作乱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它在辛亥反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给陇原儿女留下了一笔弥足贵重的肉体财产。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athost.com